柠凉°

囚禁于方寸,我是什么身份,整个人世间都在答非所问。 --《围城》

【曦澄】我的一个宗主朋友<序>

(原曲《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别问我序为什么是首歌)

(词没改多少,本来就是看着像才改的...)

(懒癌晚期)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原著向的原著向)

(相信我,蓝大真的不渣)

(论后续这个东西,应该下个星期才有了)

(明天晚上有时间更一个小甜饼,期中没考好还不是很敢拿手机)

———————我都不好意思说是正文说分割线————

那年云梦莲香正浓

御剑同游

烟雨如梦

蓦然回首

望进一双深邃眼瞳

宛如姑苏夹着檀香的微风

紫电微光

风吹过抹额飘动

一时心头悸动

似你温柔剑锋

过处箫声惊鸿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一笔一画斟的着奉送

甘愿卑微溺死其中

或沦为附庸

而你玉箫拢我入心中

一音一响银铃多珍重

你眼中有柔情干种

如脉脉春风

冰雪也消融



后来谁家喜宴重逢

佳人在侧

烛影摇红

灯火缱绻

映照一双如画颜容

宛如云梦枕边温柔的旧梦

对面相望

仿佛又见你笑容

望你喜服加身

神色几分冰冻

谁知我心惶恐

也许我应该趁醉装疯

借你双手拥我入怀中

再次与你携手同游

从此不浮空

可我只能假笑扮从容

侧身离去步伐多庄重

不见看你熟悉脸孔

只默默饮酒

多无动于衷

姑苏外

雪拂过杏眸又在指尖消融

负三毒

试问江湖偌大该何去何从

今生至此

像个笑话一样自己都嘲讽

一厢情愿 有始无终

若你早与他人两心同

何苦惹我错付了情衷

难道看我失魂落魄

你竟然心动

所幸经历十三载等候

这颗心已是千疮百孔

怎惧你以薄情为刃

添一道裂缝

又不会痛

不如将往日埋在风中

以朔月为碑以裂冰为冢

此生若是错在相逢

求一个善终

孤身打马彩衣镇上别过

恰逢山雨来时雾蒙蒙

想起那年云纹相送

就:像躺在桥索之上做了一场梦

梦醒后跌落粉身碎骨

无影亦无踪




【曦澄】两茫茫<二>

(如果我说我不更的原因是因为我没找到老福特发文的地方在哪你们会打我吗?)

(咳咳,cp曦澄)

(BE慎入)

(人物是秀秀的,ooc是我的)

(全部私设)

——————————正文分割线——————————


<三>

  忘川水,茫茫。

  孟灵盯着江澄,半晌,缓缓地开口。

  “你都知道了吧。”

  江澄双目赤红,死死地抓住手中的云纹抹额。

  蓝曦臣…

  蓝涣…

  你骗我这么久,很开心对不对?

  “蓝曦臣你混蛋!”

  江澄对着那具冰冷的尸体,像个耍赖的孩子一样。

  “蓝涣你为什么不说话?”

  “蓝涣你为什么要骗我?”

  “你为什么不让我被九轮散克死?”

  “蓝曦臣你起来啊!蓝曦臣你说话啊!蓝曦臣...”

  江澄死死地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说好了,这辈子,我不会再为你哭了...

  蓝曦臣那俊美的脸庞温润如玉,还带一抹若有若无的笑。

  就像,江澄初见他时的那样。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孟灵一直站在一旁,看着江澄。

  她早就发现江澄的魂魄不太对劲了。


  江澄的魂魄有一半以上还在阳间。

  她也骗了江澄,她没办法渡他的原因是因为还有生魂在世。

  而那位囚禁他生魂的人,不仅仅是留住他生魂。

  九轮散是奇毒,蓝曦臣为了救江澄,只得去寻奇法。

  结果就是,渡他身上的毒到自己身上。

  其法条件之苛刻,中毒人需要去冥界走一圈,而有了这个条件,从冥界回来,就是件难事了。

  那些人在冥界以生魂状态存在,为期三十年。

  只要过了这个期限,那么就不可能再回去了。

  最后,蓝曦臣只能一点一点的把自己的魂魄送入冥界换江澄的魂魄回来。


  孟灵一早就看透了这个法术。

  只是这个法术太久没人用了,用了的人也基本失败了,她一开始就没有告诉江澄罢了。

  如果没有期待,又从何而来失望呢?

  毕竟在阳间的人,容自己的魂魄一点一点脱离身体,其中之痛苦,无法得知。

  因此,千百年来,有多少人在最后关头放弃,留自己心爱的人在奈何桥上徘徊。

  那些人,最后都成了忘川河上不生不死的船夫。

  她以为,江澄与蓝曦臣,也不会有所不同。

  她不想看见江澄在成为船夫时伤心的表情。

  她知道,这个人,是骄傲的。


 

  可她错了。

  蓝曦臣去极寒之地淬炼朔月,取江澄的生魂养与其中,渡他的毒到自己身上,养了十年,朝受涅槃火,夕忍冰霜寒。

  每一步,都与书中所记载的无二。

  万年以来,从未有人将此法运行的如此之好。

  仅仅十年,蓝曦臣就已经将江澄的生魂全部换回阳间。

  然后,给了江澄一条命,和一具无毒的躯体。

  很多事情,原来并不是一开始就注定了的。

  她看向忘川水上的船夫,突然有些伤感。

  她孟灵,是不是也可以成为那个意外呢?



  “阿晚,该说再见了。生魂不宜在冥间久待。”

  良久,孟灵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江澄看向她,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阿晚,谢谢你。”

  “谢谢你们让我看到这世间竟然还有真情存在。”

  “所以啊,阿晚,不要辜负我和他的期待。你,要好好活下去。”

  孟灵依旧笑着看着他。

  世人皆道爱情虚渺不可信,可是今天,我好像看见它的模样了。


  江澄被迫离开冥界时,恍若听见了蓝曦臣的声音。

  “晚吟,相望两茫茫,汝可见吾?”


<尾声>

  莲花坞。

  亭中立了名男子,紫衫杏眸,清华高贵。

  他目光凌厉,却参了些伤痛。

  一阵风拂过,吹来他的低喃:

  “蓝涣...”

  “莲花又开了呢..”

  你,却回不来了。

  屋子内的男子一袭白衣风华无双,右手保持着握物的姿势,修长的五指攥紧了一串银铃。

  紫衣男子立于屋前,眸色沉痛。

  他端起一碗热气腾腾的莲藕排骨汤。

  “蓝涣,该喝汤了...”

  江澄忍了又忍,还是未能忍住那声哽咽。

良久,他抬手扶了扶蓝曦臣头上的抹额。

  雪白的,绣着云纹的抹额。

  和当年送给他时一模一样。

  泪水又一次盈满双眼。

  昔人远去,不复归。


  莲香之中,一派安详。


 

 

 


【曦澄】两茫茫<一>

(第一次发文,文笔渣,见谅)

(BE慎入)

(cp曦澄,与原著无关,全部为私设)

(人物是秀秀的,ooc是我的)

(日常沙雕脑洞)

—————————正文分割线———————————

十年生死两茫茫。

<一>

  奈何桥头,江澄抉栏伫立。

  他已经在这冥界待了十年了。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连孟婆都不知道该如何超度他,他的灵魂在凡世间被人禁锢,如若那人不愿意放手,他便要永远囚禁于这阎王殿之中。

  十年,他走过无数凡事,看过无数红尘。

  十年,他勘破了这世事。

  应该一切都看淡了吧。

  江澄的唇角勾了勾,紫衣在冥界的冷风中飞扬。风中,隐隐传来一阵微香,萦绕着鼻尖。

  是孟婆在熬汤吗?

  他仔细嗅了嗅,修长的眉几不可查地一皱。

  这汤,好生熟悉。

  随即江澄自嘲地一笑:十年了,怎么还是忘不掉?他江澄都已经成鬼了,都已经在奈何桥阎王殿上待了十年了,蓝曦臣这个名字,还是他心头的一颗朱砂。

  当年可是你亲手杀了我啊。

  若自己推算的不错,那个在尘世中困住自己灵魂的法器,正是朔月,而要困住他的人,不言而喻,自然是蓝曦臣。

  他至今还清晰的记得,朔月穿透他骨头是清脆的声响。

  霎时,万籁俱寂。

  蓝曦臣落在他脸上的泪水,是他对尘世最后的记忆。

  蓝涣,为什么你要杀了我还不允许我走呢?

  蓝涣,你为什么要禁锢我的灵魂呢?

  蓝涣,我对你来说是什么存在?

  ……

  他有太多的疑问想要问他,有太多的话想给他说,

 

  还有太多的思念无处安放。

  蓝涣,我好想你...

 

  可惜,这一切,江澄都没法讲给他听了。

  朱砂剧毒,却是绝美。就像田野里风吹来的罂粟花香。

<二>

  孟婆捧着一碗热汤,笑盈盈地出现在江澄身后。

  “阿晚,快来喝汤。”

  犹记那年孟婆发现他不能入轮回,需在奈何桥上待着时,高兴了好一阵子有人能陪她。在她问自己的名字时,他出于防备,下意识地回了一句,

  “我叫晚吟。”

  于是,这位明明是神仙的孟婆,就这么草率地信了他,并且在偶然听到自己提喜欢喝莲藕排骨汤之后,每天的任务除了给来往的人熬孟婆汤,就是给自己熬莲藕排骨汤了。

  江澄并不反感她,甚至还觉得她有几分像阿姐。

  但她熬的汤,却像极了那人给他熬的汤。

  江澄看向她青春永驻的脸“阿灵,你在这守了多少年?”

  孟婆,不,因该是孟灵,黯了黯眼神,垂眸盯着自己手中的热汤,并不避讳地提起那段陈年往事。

  “十万年了。”

  “不打算放弃吗?你完全可以晋升神格的。”

  “我在奈何桥守了十万年了,十万年,阿晚应该不知道是多久吧...”她突然自顾自地絮絮叨叨起来,“我想他也不会知道十万年是多久的...”

  江澄接过孟婆手中的热汤,“后来呢?”

  “后来?呵...”她突然轻笑一声,“我看着他在凡世辗转了九千年,在冥界沉睡了一千年——他犯了天条,为了她和别人生的孩子。想来如今他既然生在凡世,自然少些忧愁。我只愿能在他转世之时,能多看他几眼...”

  不知为什么,即使这个故事江澄已经听了很多遍,即使他并不知道故事中的“他”和“她”是谁,但他每次听完这个故事,心里总会泛起一丝淡淡的哀愁。

  是不是所有等候不一定美好,但结局一定心碎呢?

  他江澄,又在等什么呢?

  江澄啜了口汤,入口温软适度,香气被炖入汤中,莲藕的脆与排骨的酥,不见其形,神却全入其中。

  像极了那人“润物细无声”的关怀。

  这个碗颇为好看,碗沿染以紫色,勾出一条蓝边。

  江澄突然感觉自己的眼眶湿了。

  冥界怎么也有风沙入眼呢?

(本来想一发完的..但现在好困,剩下两章明天再发)

(各位大佬们,晚安)